1. 中國式相親“明碼標價” 國人價值觀被踐踏

      “相親角”已經成為一二線城市標配,大家可以看到在天壇“相親角”張貼出來資料已經分為兩派,那些沒有北京戶口的外地人的相親資料只能在樹根下與北京大爺大媽的背包、水壺為伴,無人問津。而擁有京籍即便是殘疾也受人熱捧。京籍、未婚、有房、有車、早已是相親市場的標配,沒有這些似乎都不好意思來擺資料。

      昨日,一份從北京公園相親角流傳出的“中國式相親價目表”刷新了國人三觀。在以前的相親資料中“人品好”、“有上進心”還算得上是優良品德引人問津,然而,現在在“明碼標價”的數據面前,價值觀、品德簡直不值一提。不少人認為:“裸婚時代”已經過去了,當初文章的那句“我沒有車,沒有房,沒有錢,沒有鉆戒,但是我有一顆陪你到老的心……”在當下社會已成為泡影。相親角中的每個人都在守衛自己所在的階層:誰也不想找條件不如自己、相對低層次的家庭,因為他們懼怕下滑,懼怕好不容易才積累的財富被人占用;誰都在找條件略優于自己、相對高層次的家庭,因為他們也期待上升。越來越多的人不再愿意裸婚,因為裸婚的背后不只是儀式感的缺失,更大的是安全感的缺失,在當下這個人人自私的社會里,大家都愿意把自己的安全感建立在所謂的物質基礎上。

      一直以來中國人的戀愛教育是缺位的,組織化的社交活動也很有限。以至于很多人不會談戀愛,也沒有太多機會跟人談戀愛。相信許多試婚年齡的待嫁男女都曾經遇到過父母堅決反對早戀,而又希望兒女在踏上工作崗位之時就完成結婚生子,說到底就是社會的基因里還是父母包辦待價而沽那一套。從道義上,我們很難指責做出這些舉動的老人,可憐天下父母心,他們的所謂的標準無論多么荒唐,似乎是出于好心。但正是因為這些比較平庸的老年人,在心力與膽識都在衰退的年紀,依照與他們的人生選擇沒有因果關系的優越條件,企圖影響子女的人生選擇。他們用心良苦地想幫著子女往上爬但是他們的見識成為了子女頭頂的又一層天花板。

      正如知乎網友limate總結的,相親市場極限放大了階級差異(戶口、房子),高階層父母盡量阻止跨階層流動,低階層父母盡力促進跨階層流動。展現了權力→資本、智力→社會大眾的互動過程,北京嚴苛的戶口制度和高房價抹平了高等級智力差距(外地博士男找本地大專女)、低等級權力差距(年輕小官找本地女、外地小官二代在京找本地女等)。北京本地父母要求對方京籍,鄙視京戶外地男,從經濟上講也是高房價的結果。京戶外地男要解決父母養老照顧問題、年幼子女照看問題,都需要在京為其父母購置住房。大部分京戶男解決自己婚房已經捉襟見肘,無力為其父母在京購房。北京本地父母的排外說辭,說到底都是經濟選擇的結果。

      民政部今年2月公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結婚登記共1132.9萬對,離婚登記共346.8萬對。而2015年這兩個數據分別是1224.7萬對和384.1萬對。世紀佳緣曾發布離異人群婚戀觀調查報告中顯示,“對方缺乏責任感”、“婚內出軌”、“感情變談” 呈離婚原因Top3??梢?,在婚姻中影響成功與否的因素并非物質條件,更多還是感情因素。

      俗話說“錢不是萬能的,但沒錢是萬萬不能”,這并不代表經濟條件越好生活就越幸福。據世紀佳緣調查,影響婚姻幸福的因素主要是信任、忠誠度和價值觀,而家庭經濟僅排在第7位。雖然,婚姻需要門當戶對是已經是個鐵桿定律。但是,門當戶對的定義嚴格說是男女雙方家庭的社會地位和經濟情況、職業相當。并非“相親角”所出現的“有車有房月入過萬,只要北京戶口,即是殘疾也可以”。這種相親條件本來就是門不當戶不對的條件,并不是你有錢,你就應該能找個北京戶口。也并不是你只有個北京戶籍,沒車沒房沒月入四五千,就應該能找個有車有房身高合適的人。當你“明碼標價”想賣豬肉一樣把兒女的資料曬出來時,這已經是對自我價值觀的踐踏。這是近乎人人都想找“頂配”條件,想以最便捷的方式獲得最大利益收獲的價值觀扭曲。

      經濟基礎是婚姻條件中的一部分,而并非全部?;橐龅南葲Q條件是愛情,物質只是用來供奉愛情的?;橐雎L河,洶涌且充滿變數,一張冷冰冰的“相親價目表”無法定義未來的婚姻走勢。“相親角”折射了擇偶市場的物化,莫把婚姻當做一場討價還價的生意,婚姻應在物化的路上剎車,只看一張戶口本,一紙房產證的勢利婚戀擇偶觀不應被倡導,物質之上更應該有感情的基礎、契合的三觀和生活的趣味相投,從本質上在全社會推動忠貞、責任、和諧、摯愛的婚姻觀,才更為重要。

      潮喷视频